眉批:這不是部追求夢想的電影,而是對禮儀師的致敬


久石讓-Ave Maria~送行者
(若有幸承蒙您拜讀這篇文章,不妨開起這段音樂,在文字的閱讀、回味中,也能有音樂的回味)


還記得有一陣子,一直很迷日本電影(雖然我也迷日劇),但特別是日本電影,上映也都會去看,或者就是一直租日本電影DVD回家看,印象中大概就是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那段日子吧。為什麼喜歡日本電影?因為日本電影細膩、畫面細緻,景色也優美,無論是特效片、純愛片甚至是鬼片,日本都有相當傑出的表現,特別是純愛片,日本人都能拍得相當絲絲入扣,賺人熱淚。而送行者在奧斯卡外語片的加持下,也促成了我一定要去電影院看的動機。



由本木雅弘所飾演的大悟,原本是樂團的大提琴手,但是就在剛加入樂團不久,特別是貸款買了一個一千八百萬日幣的大提琴後,樂團因為經營不善而宣告解散,也因此,促使大悟和自己的妻子美香(廣末涼子飾)回到自己的鄉下老家山形重新生活。大悟的父親在小時候就離開了,而大悟連自己的母親最後一面也沒有見到,僅留下來的就是一間在山形的房子。

這不是部追求夢想的電影,大悟沒有再執著於大提琴,甚至忍痛將那一千八百萬的大提琴變賣了(這段看起來有點傷感),而大提琴也就變成他和過去的聯繫。也在回到山形之後,重新尋找工作。在看到求職欄上,因為看到旅途相關行業,誤以為是旅行社的工作,在誤打誤撞的情形下,以及社長半脅迫以及高薪的利誘下,就這樣開啟了大悟的納棺師的職涯。


從一開始的懼怕,到漸漸地習慣;到眾人的反對,到受人尊敬,這之間的過程,本木雅弘地演出相當出色。一個看似於日常生活中不願受到談論的題材,運用於電影中,也讓人更深刻、更認真地去看待死亡這件事。整部電影的主軸不外乎《死亡》兩字,卻也藉由死亡,去襯托出活著有多重要。而聲音,也是本部片的重點,久石讓大師的配樂精彩無比,因為主角主要是拉大提琴,也因此,電影中的配樂是以大提琴為主,相當好聽。

而死亡,是一種寂靜,是一種無聲。無聲,也是一種聲音。那是相當特別地,特別地地方在於,關於納棺的儀式,是那麼樣地肅靜。導演在一開始,就從故事中間拉一段做為片頭,片頭一開始,就是納棺的儀式。當下,電影相當肅靜又不失莊嚴,電影院裡更是充滿專注以及寂靜,當下的無聲,更勝過有聲,是一個聲音運用的極致。期間,再穿插著久石讓大師的配樂,以及看似幽默的對話,引起觀眾的笑聲,讓整部電影,笑中帶淚、淚中帶笑,也緩和了整部電影的氣氛,並且有效地讓觀眾進入,並且參與。


然而,衝突的產生是所謂必然,畢竟,喪業直接面對的就是人們的死亡,沒有人願意死亡,更沒有人喜歡談論死亡,在大悟開始這個工作,隨之而來的就是對這不了解的流言蜚語,甚至是連自己的妻子也無法接受,直到最後,美香甚至想用懷孕來希望大悟可以放棄。就在此時,澡堂的婆婆過世了,也讓大悟周遭的人能夠親身感受到,納棺師的尊嚴,以及莊嚴。這個部份我還真是慶幸導演沒搞砸掉,當時美香回來,我還以為他單純就是因為懷孕而接受了大悟禮儀師的這個現實,好險不是那麼單純,不然這真的會變成敗筆。

這不是部追求夢想的電影,而是對禮儀師的致敬。透過這部電影,更能讓人認清死亡,以及了解禮儀師的工作,縱使大家再怎麼排斥,會說禮儀師是在靠死人賺錢,在禮儀師工作結束後,家屬仍是對禮儀師充滿感謝,這是這部電影有趣的地方,也透過這樣的方式,希望人們能夠好好地認識禮儀師,有個正確的知識建構。


這部電影奪下各項大獎已經不需要再多說了,不灑狗血,但卻要你由衷的流淚,相當不簡單,特別是在一開始,大悟的第一次處理屍體(腐爛的那次),回家後,不能自己的撫摸著美香,感受溫度,感受活著,不煽情,卻又深刻地表現出活著真好,活著有多麼重要的意境,我大概從這時候就開始哭了,後續地相關親人過世,當然也就會令人不由自主地掉淚了。

另外,我最後要說的是廣末涼子,廣末涼子看似在這部電影沒有什麼出色的演技,但是,也不由得要佩服導演選的好,廣末清新的氣質,以及陽光般的微笑,正是間接說明了活著的能量、動力,也大大的中和掉本片哀傷的氣氛,這是我覺得廣末涼子在這部電影一個很重要的功能。


相當推薦的一部電影,我給他滿分,很值得一看,也讓人由衷地從頭哭到尾。



                Goris
創作者介紹

Goris' Sky‧時尚美妝消費學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