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一個人常常在做一件事之前,都會想要找到一個理由,以支持自己想要去做這件事的動力。不單單只是自己給自己理由,甚至是詢問朋友、詢問家人,甚至詢問不認識的人。

這種感覺就好像在徵詢別人意見一樣,或多或少其實心裡都有個底了,但是仍然會想要得到別人的認同、支持,其實這種想法是有點狡猾的,因為好像在最後如果失敗了,似乎會比較好過些,應該有這種經驗吧。

人畢竟是群體的生物,真的要孤軍奮戰其實還是會怕,雖然可以獨立,但在做決策前,仍然需要多方面參考,就算心裡其實已有答案,但問別人的目的有時並不是真的去詢問,而是增加自己心裡面那答案的support,會讓自己更有信心。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從詢問朋友、詢問家人到以後開會等等,當自己身為一個決策者,不可能問題在討論前連想都還沒想,有很大部分都是只是增加別人的認同。

一樣回到比較心機的想法,就是最後錯了或失敗了,似乎會比較有藉口。

事情有時候是很單純的,畢竟通常都是自己去把事情複雜化,想得複雜,做卻難,因此也需要個原因說服自己這樣做不會有錯,就算錯了,當初也有得到一些support去支持自己的這項決定,最後如果就算失敗了,分擔的人多,其實也就不會那麼痛。

或許該說,這世界其實很單純,只是人們使之複雜。

也或許該說,這世界其實很複雜,人們在達爾文的物競天擇下,不得不演繹出現在這樣的個性。

所以,常常最想要的那份簡單,其實並不簡單。

      
                Goris

    全站熱搜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