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的操場上,冷風一直吹,一群人就在那裡一起喝著酒,喝到很茫。許芝瑄同學開始表演翻跟斗,一直強調他沒醉,然後又開始爆出他一些驚人的經驗。龐力耕同學不知道是否也是酒精開始發作,我依稀記得他也開始表演什麼國劇的橋段,我只知道曾顯雯同學也開始躺在地上看星空,全身包的緊緊的就像李威德說的很像個公娼。

high到最後,我一直坐在地上我只覺得我頭有暈,沒想太多,我也看到李威德同學趴在欄杆上吹著冷風,試圖想要尋求什麼樣的冷靜。就當我要站起來,才發現我原來站不穩,腿有點軟、頭又頗暈,我記得我好像是趴在楊宸光身上讓他帶著走,雖然我一直想要騎車,印象中被我載的蘇俊豪同學一直喊著叫我把鑰匙交出來,也就如此,回家的路上我整個攤在他的身上。因為實在不好意思讓他真的載我回家,自己再走回家,大概到一半我就換回我自己騎,此時我還是發揮我極佳的專注力,安全的騎回家。

忽然覺得,還是得要有些人沒喝酒比較安全。

回到家之後,痛苦才要開始,理智告訴我我還是得卸妝、洗臉、洗澡、洗頭,洗完澡之後還要上保養品,做這些的過程真的很痛苦,特別是在洗澡時,我好想整個人攤在浴室,反正最後我還是很厲害的把一切都完成了。

整個人撲到床上,原本是要打封簡訊給蘇俊豪同學謝謝他,結果我早上起來才發現我傳給了楊宸光同學,整封簡訊也肖肖的,真不知道我昨晚在幹麻,而且我也才發現,其實我也沒蘇俊豪同學的電話...

總之,還是要謝謝蘇俊豪同學和楊宸光同學。

我現在起床在打這些字,頭還是有點點昏、手腳也有點無力,不過我今天得完成一份翻譯報告...

Merry Christmas!


                          Goris

全站熱搜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