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日期:2008/05/13

這個冬天是你親近Hedi Slimane的最後機會,隨著最後一件DIOR HOMME07冬款的下架,Hedi那夢魘般的哀豔絕唱正在收起最後的頹廢尾音。自此之後,DIOR HOMME的衣袖再也不會詛咒似的窄了,但漸漸變寬的褲腿卻也再無力撐起那份Hedi曾經故意張揚的男性脆弱。

我們要感謝Hedi把男人變成了和女人一樣複雜的動物,替男裝插上連女人也嫉妒的紅旗。他的衣裳把男人的品性表達得淋漓盡致,就像那些纏綿、飄渺的法語歌或者陰冷影像下的電影對白。他的男人纖細,然而並不缺少力量。他的男人是溫柔的,可又並不拘泥。奇怪的矛盾綜合體。他手執剪衣刀,像怪醫黑傑克的手術刀那般準確,切開一層羞澀,植入一層深邃,然後再用癮君子才有的想像力進行縫合,只從高妙的細節和清淡的色調中講述屬於自己的心事,使得我們這個時代早已無蹤可考的華美浪漫,用隱喻般的優雅剪裁才得以輪回重生。

在告別信中,Hedi自言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把這一代人放在心裏”。所以,當他感到DIORHOMME已經成為其保持對自己靈感忠誠的障礙時,便冷冷地擱下了緊握七年的素描筆,告別巴黎的三月小雨,轉身到陽光燦爛的加州海灘去追逐他未竟的記者夢、攝影夢和搖滾夢。

本文轉自GQ全球中文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ris 的頭像
Goris

Goris' Sky‧時尚美妝消費學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