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團體中,總是會有許多不同層面的聲音,小時候,可能因為不懂事,彷彿大家舉手表決,加上老師的控制,也就很多事情都很順理成章。隨著個人的成長,主觀意識的增強,對於事情的看法也就會越來越多,這個民主的社會可以容納多元的聲音,在團體中,卻需要一個一致性的秩序。

你可以發表你的想法,我可以發表我的想法,他可以發表他的想法。

這是個可以容納多元聲音的民主社會,你無法否決,你只能傾聽,最後可能再藉由必要的程序決定。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立場、角度、看法,似乎年紀越大,就越難理解別人是怎麼想,我們只看得到他表面的意見。

我不太喜歡去爭一些沒有太實質效益的東西,一些形式上的事物,或許有個規範,不需要太離譜,人人都可以並且願意遵守。只是,你能提供你的意見,我能提供我的意見,大家都能提供意見,而且都是在一個舒服的氣氛下。

所以,很多事情其實並不是那麼具實質效益,只是就精神上的感受,當一個人已經表現出他如此地不願意,其實最後退讓也何嘗不可,只是會覺得,球都做給了你、好牌也都發給了你,也都順你的心,是不是得饒人處且饒人,實在也沒有必要還要再公開地批評那些與你意見相左的人。

人總是八卦,總是喜歡私下討論,這也就罷了,畢竟常是對事情的檢視以及檢討。事情結束後,如果還硬要補一刀,這一刀還真是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所以,很多時候,最後我寧願選擇沉默,也許我的表情很誠實,也許我還是會跟別人討論,但有很多很深層的感受,那也就鎖在一個很深處的地方。

    全站熱搜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