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看到戈偉如因為覺得被小S講有兩個拖油瓶而不太爽,不過那集康熙我也有看,當下就覺得是效果,覺得還好。雖然說這也不是小S第一次得罪到人,但在看一看這個事件,想想自己,也是挺有感觸。

我的嘴很賤、很毒,但大多也是拿來當玩笑話講,但也容易真的去得罪到人,因為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有時候,就算當事人不在現場,但卻也容易被他人放大。在經過輾轉的陳述之後,玩笑話也就漸漸被當真,那原本娛樂的純粹,也就開始變質。

並不是所有人都了解你,因此,在自己做的表情、做的事、說的話,就容易有不同的解讀,就算真的了解你,但畢竟是二手的資料,也可能會有錯誤的解讀。這也就難怪在寫論文的時候,老闆們都會要求我們去看原文。

我一直認為,我這樣的心直口快有時候是最沒心機的,我一直都很討厭那些假面人,表面上和和睦睦,私底下卻會捅人一刀。但這樣的心直口快,卻也讓我得罪不少人,有時候,還真是莫可奈何。在大學中,我有一群好朋友,在他們面前,我都可以肆無忌憚的心直口快(當時我們稱這為ㄆㄆㄆ),因為我知道他們不會出賣我,他們不一定會陪我一起頤指氣使,但他們會聆聽,甚至就是當玩笑、幽默聊天。

但現在我才發現,這種朋友並不好找,因為真的會保護你,不會出賣你的人,其實不多,特別是在這種不純粹的社會下,你很難保別人不會有所誤解,畫蛇添足,或者是會錯意,漸漸地,你才發現,你樹立的敵人越來越多。然而,有時候這些敵人卻不一定是自己所去製造的,而是旁人所去渲染的,那就真的是有苦說不出了。

我並不是很想總是看到這社會的黑暗面,但當你投入,卻換來一陣灰心,你不得不開始武裝自己,保護自己。或許只有自己不會背叛自己、只有自己不會出賣自己、只有自己對自己好。

其實,我只是想說,心直口快的人,常常才是最沒有心機的人,就我自己而言,真的不喜歡的人、事、物,我才不會提、不會想理會。前幾天有人問道如果團體中,舉辦砸水球比賽,你會砸自己討厭的人嗎?老實說,我根本不會想去砸,因為我的個性就是不會想要去理會,真的不喜歡的人、事、物,我會放在心裡,然後選擇沉默,選擇遠離,選擇沒有交集。而且我絕對不會沒來由的討厭一個人,一定是對方有得罪到我,我才會記在心裡,偏偏處女座的性格,就是很會記,但又都不會說。

我還是會Prefer跟心直口快的人交往,因為我能夠很快地知道他的真實情感,沒有矯揉、沒有造作,我厭倦那些算計、虛偽的人,但偏偏這種人卻不少。跌倒了,要學會爬起來,受了傷,要學會癒合,如果說心直口快是一種錯,是一種容易引其他人誤解、誤會的性格,那我會學習,學著隱藏,隱藏那份原本的單純感情,只保留給我最信任的朋友,或者是我自己。

沉默是金。

    全站熱搜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