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在年輕的時候,似乎是最勇敢、最美麗、最燦爛的時候,這種時候,人們懷抱著好多好多的夢想,儘管那些夢想看似遙不可及,例如我要當總統、我要當太空人、我要環遊世界等...但只有在這種時候,人是最天真、最爛漫的時候。

我也曾在年輕的時候,對於理想對象總是有許多的條件期許,我希望他鼻子是挺的,我希望他的腿有多細;我希望我想買什麼東西他都會買給我,我希望他能幫我燙衣服。諸如此類,我們在我們年輕的時候,我們都很勇敢,很勇敢的去要求、去設限,因為我們還年輕,我們還有很多時間,無論我們自己的條件怎樣,我們會期許總會等到那麼一天...

但這個年輕時候究竟又能持續多久...?

然後我們開始學著將就一點,就算鼻子不那麼挺好像也沒關係,好像腿粗一點也還可以接受,買東西不買給我是為了我們的未來,燙衣服我自己燙就可以了。才發現我們隨著年紀的增長,變的學著會將就、學著會遷就...

你當然可以說這是一種成熟的表現,但成熟難道就是所謂的遷就?所謂的將就?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勇敢的繼續堅持當初我們所盼望、所期望的?只是因為歲月的流失...我們就必須開始學著遷就、學著將就?

互相遷就、將就的彼此...也許就會這樣遷就、將就一輩子,這樣遷就、將就的一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所希望的,也許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互相將就、遷就的彼此,是否還是真正的愛情。

劉若英在《一輩子的孤單》中唱著「想過要將就一點,卻發現將就更難」,將就、遷就,仔細去審視一下,何嘗又不是委曲求全的一種形式,為何不對自己好一點,只是因為好像要有個歸宿、有個未來的依靠,才學著將就、遷就...才發現這樣很多很多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所冀望的,於是乎,劉若英就繼續唱著「於是我學著樂觀,過著孤單的日子」。

「當孤單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習慣到我已經不再去想該怎麼辦
 就算心煩意亂,就算沒有人作伴」

每次聽完劉若英的《一輩子的孤單》,總覺得會變的很勇敢,但卻勇敢的有點想哭...

全站熱搜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