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我們因為社會化之後,開始變得不那麼自我、不那麼任性?我們擁有我們自己的個性,一種獨一無二的個性,就好像Tyra Bans在America's Next Top Model的節目中,不斷的告訴每一位參賽者,表現出你的個性,personality。但說真的,我們在這社會上,又有什麼時候可以這樣地表現出我們的個性。

因為我們開始會思考,會去想什麼樣的狀況會比較周全‧什麼樣的結果比較合乎情理,我們開始會去想,我們開始不再那麼地自我,我們會越來越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儘管很多事情不是我們願意做,甚至不是我們所謂的個性,但我們得這麼做,因為這樣可以比較好。

因為這樣可以比較好,我們懂得在適當時後委曲求全,好像很委屈,但卻是因為這樣可以比較好,所以不得不如此委屈。我們總會開始懷疑那真實的自我在哪裡,那個曾經的純真、真誠好像慢慢地在消逝,甚至漸漸地被遺忘...你會發現生活週遭的人越來越像,就好像大家都很愛批評現在的女生妝容都好像...,其實在這社會上,也有那種很像的個性。

沒辦法,因為這樣可以比較好,所以自然的就有一種生存法則,一種因為這樣的情境下所誕生的通俗個性...儘管你不齒、不屑,但你不得不承認,因為這樣可以比較好,最起碼,可能對自己比較好...

社會上有所謂的生存法則,無可厚非。只是...令人害怕的是,那曾經的純真,或許都會漸漸地消逝,慢慢地,大家越來越像,越來越沒有個性,越來越沒有特色...這樣真的可以比較好嗎?

 I don't know...

全站熱搜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