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BURBERRY)


我一直都不是虛偽的人,我也覺得我這一輩子最不適合做的工作就是PR,但從某方面來說,也可以說我可能社會歷練不足,或從小嬌生慣養,所以,也就不懂得做人。

說別人喜歡聽的話,做別人能接受的事情,有時後就是一念之間。但人人都在說別人喜歡聽的話,以及做別人喜歡的事情時,有時後,又何差你一個?我一向喜歡給最誠懇的建議以及最現實的考量,因為這樣的出發點,才是真正會有所幫助的,有時後,當一群人陷入一個死胡同,走不出來的同時,其實,只是差在沒有人聽到實話。

當然,我這樣的個性和態度,除非我本身夠強,夠專業,也才能得到他人的信任,但特別是一些可能還不是那麼認識你,或者是信任你的人,這樣的個性,還真的是很容易得罪人。不過有時後就是這樣,多磨合幾次,自己的心思,也就能夠被他人所諒解。

至少,日子過的還算踏實。

 
人與人相處,其實也是,你會發現,有些人總是封閉自己的心,講出來的話都有所保留,甚至是有所顧忌,自然你也就覺得這樣的人不夠真誠,其實,遠離也就罷了,但有些人,也許本性是善良,只是可能因為社會化的淬煉下,讓他不得不保護自己,想想,也為這樣的人可憐,因為歲月讓他不得不逼迫自己活在一個有所保留的人生下,對他而言,工作就只是工作,並非生活,上班工作就是開始偽裝自己,直到下班後,回家卸妝的同時,也才卸掉那虛偽的面具。

有時後,因為你覺得這個人可愛,又或者是本性不壞,你會想要讓他能夠輕鬆的生活,但有時後,冰就是冰,虛偽的人就是虛偽,他會有一套的生活的方式,對於你的一切,他就是會覺得不合理,它同樣只會把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沒有Ctrl+Z

只能覺得,當一個人,如果認定人與人相處,就是沒有Ctrl+Z,只能說,這樣的人就是一種玻璃心,一種沒有人能夠得罪他的心情,僅管他一開始因為歲月以及社會化的磨練,讓他不得不在一開始表現虛偽、虛應委蛇,但充其量只是一層假面具,因為他由不得別人傷害他,或是跟他說實話,他已經就是有那個雛形,沒有任何的可逆性,又或者是柔軟性,也許吧...,我們總是說,要改變一個人的個性,除非是小時後,不然隨著年紀的增長,特別是都已經三、四十歲的人了,都已經上了年紀了,你還要他去改變,根本就是難上加難了。

沒有人一定和你是朋友,不是在同一個環境就是朋友

有時後,你不得不去這麼想,但這麼想,確實有些悲哀,因為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也就更加的明顯。so...,合則來不合則去,只是優柔寡斷的個性更令人反感。只是,必要的時後,你還是需要學習一些虛偽,再回去想想,曾經一股腦兒的熱血,現在想想都會覺得可笑。 

  
 

但又能如何,就當學一次經驗。  
 
 
 
 



全站熱搜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