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上海滙豐銀行主席鄭海泉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 958 期
作者:廖怡景、林正峰

鄭海泉因身為殘障者,在求學和工作歷程中,都比別人更努力,從折紙盒、做塑膠花等家庭手工到銀行主席,也沒有少吃一點苦,他說:「這個世界並沒有人欠你,你不爭取的話,將來面對的問題更多。」

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是香港最大的銀行,也是全球第二大金融機構滙豐集團的創始公司。見證三個世紀的滙豐銀行在二○○五年,做出創立一百四十年來前所未見的重大決策,拔擢首位華人主席,他的名字是鄭海泉。

稍早,鄭海泉在接任主席後,首度來台視察業務,並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他左手拄著拐杖一步踏實一步的走進會議室,步伐不快,但十分從容。這位香港第一大銀行的主席,罹患小兒麻痺,以致得終生持杖,穿加厚的特製鞋。先天殘障加上出身清寒的他,如何在人才濟濟的香港金融業勝出?

出身平民且集不利因素於一身的鄭海泉,對於生命有著更深刻的反省。一如路邊任意生長的花草,比溫室花朵看過更多行人樣貌,也更懂得在險惡的環境裡,自尋避險的出路!

轉捩點:考上香港中文大學,靠讀書脫貧

鄭海泉從小就得幫忙家計,折紙盒、做塑膠花等家庭手工都做過。每晚在水果攤昏暗燈光下做功課的經驗,更是鄭海泉幼時深刻的記憶。他的父母對罹患小兒麻痹兒子未來的期望,低到只要他能自己求得溫飽就滿足了。因此青春時期的鄭海泉,對自己的人生,不敢有太多妄想。

中學畢業後,他就去找份月薪港幣三百元的文書工作餬口,直到一天,他和同事一起上班,見到與他年齡相仿的同事之子,卻不需要上班,他好奇的詢問,只見同事得意的回答:「喔,他是『大學生』,所以不用上班!」

「大學生!」三個字敲醒了鄭海泉的好勝心,他這才發覺到,在自己的內心深處,人生願景並不只想窩在一個文書員的角色裡。人生的驚醒,成了鄭海泉的轉捩點,促使他報考大學,並順利考上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經濟系。

「沒有辦法,只有透過讀書這一條路,才能擺脫貧窮!」鄭海泉回想自己比別人更努力,某部分重要的原因,是來自殘障者心底深處的自卑:「我是有小兒麻痹症的人,腿部有缺憾,看到體育課別人在打球,心裡會不舒服,再加上家裡經濟不好,就會很想拚……」

鄭海泉的平凡生命,到了香港中文大學後,轉為積極開拓人生,「當你不能改變,就只能接受。」徹悟了這層道理,鄭海泉上緊發條,發憤用功讀書,以相當於第二名的成績畢業。

大學畢業後,鄭海泉在盲人社福機構做了兩年工作。他很想出國深造,卻沒有錢。剛巧,寄宿他家裡一位紐西蘭盲人朋友,建議他到學費便宜的紐西蘭留學,他把心一橫,買了機票後,口袋只剩六十美元,就大膽飛往紐西蘭。

成功三大關鍵:抗壓力強、包容大肚、嚴謹自律

風景似人間天堂的紐西蘭,同學們下了課就是成群結伴出遊。鄭海泉沒有這份享福的命,阮囊羞澀的他,一抵達紐西蘭,就趕緊找餐館打工,「一下課就趕去餐廳站著洗盤子,一洗就是六個小時,」回憶當年,鄭海泉眉頭皺了起來,彷彿當年的苦還歷歷在目。

這樣的苛重工作,四體健全的人都嫌吃力,更何況殘疾在身。問他如何熬過,他回答得很有智慧:「做人要懂得cut loss(停損),痛苦的東西,我到最後都要斬掉它!」

一九七八年,鄭海泉取得紐西蘭奧克蘭大學經濟碩士,回到香港,第一個工作就在豐銀行,從初級主任做起,歷經策略研究、首席經濟研究員等,一直到當上銀行主席。

這段路,鄭海泉花了二十七年,能脫穎而出,有三項關鍵因素:第一是比一般人更努力,且抗壓力更強。第二是包容大肚,多交友而少樹敵。第三點,也是最重要一點,以嚴格的操守自律。

對從小飽受命運磨難的鄭海泉來說,人生的一切,不只是靠努力,而是要拚,他說,「沒有背景的年輕人不要斤斤計較,別人給一萬元的薪水,你要去爭取做十萬元的責任!」他更強調,「這個世界並沒有人欠你,你不爭取的話,將來面對的問題更多。」

而在他的職場經歷中,又以一九九八年接任豐集團旗下子公司恒生銀行的副董事長兼行政總裁這一役最為艱苦。

鄭海泉接任當時,香港陷入亞洲金融風暴泥淖,金融業極度低迷,當時的恒生銀行又是極度保守,近八成業務靠傳統放貸來賺取利差。

鄭海泉接手後,帶領恒生展開大轉型,將恒生銀行從一家被動、高度依賴貸款的「傳統」銀行,轉為以財富管理、貿易融資、企業貸款為核心的現代銀行,並且讓恒生走出香港,把戰場擴大至亞洲。

帶領恒生銀行面對金融風暴與轉型之苦,一如他不斷遭逢橫逆的人生,但他挑戰逆境的能力特別強,因為殘疾,「從小被嘲笑,交女朋友也有困難,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更懂得如何去面對壓力,」鄭海泉說。

轉型過程中,他緊盯每個細節,徹底發揮出身經濟研究員追根究柢的精神。譬如在新產品的設計上,幾乎每一位和鄭海泉共事的員工,都難逃他的反覆「拷問」:產品的結構是什麼?有沒有違反法規?對客戶的保障如何?成本多少?如何行銷?結果可能會怎樣?還有什麼方法?

深掘一口井:在滙豐二十七年,不受挖角利誘

一環扣一環,接二連三的問題,員工往往不得不投降。恒生大中華業務副總裁梁永樂就形容鄭海泉,簡直是「精力過人」,即便腿疾影響行動,鄭海泉仍然親自深入中國大陸各地,親自考察業務。尤其努力與中共官方建立關係,甚至因此躋身北京市政協委員。不愛吹噓功績的他,也承認自己是拚命工作,「我的時間都分給工作和家人,我沒有自己的時間。」

鄭海泉的力拚,並未白費。恒生銀行股價,在一九九九年到二○○三年間,總報酬率達一○六%,是同一期間恒生指數成分股的二.三倍。

以嚴謹的操守自律,更是鄭海泉勝出的關鍵。鄭海泉對員工廉潔的要求,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曾有高階主管將自費買的鮑魚,放在公司冰箱裡,以備宴客之用,鄭海泉為了不讓員工「公器私用」,用公司的冰箱放置私人的物品,一聲令下,大家全都得拿走。

有員工非議,鄭海泉的做法矯枉過正,但這卻很能符合滙豐銀行高層的文化要求。講究低調樸實的滙豐銀行,當時的主席浦偉士(William Purves),個性亦是如此,他不但節儉,而且堅持公私分明,連寄信都會分成公司信件和私人信件,還不忘叮嚀秘書,私人信件的費用要自己支付。

在人才濟濟的滙豐,鄭海泉未必是能力最傑出的華人,但難得的是:傑出與操守兼具。一些前景看好的高階主管,卻因未能謹守嚴格的操守而落馬,譬如前恒生銀行總經理壽明,就因為操守問題,最終沒能拿下主席的寶座,甚至還因為貪瀆而身陷囹圄。

反觀鄭海泉在滙豐二十七年,他的工作努力,加上曾借調政府兩年,與政界關係良好,而年輕時熱中研究社會主義,讓他特別熟稔共產黨的發跡史。因此當八○年代開始,香港製造業開始轉型,大舉遷入「內地」,他的身價也因此跟著水漲船高,頻頻有獵人頭公司前來挖角,但他不為所動。

他近四十年的老友,曾任香港《明報》執行董事的香樹輝,過去也是銀行家出身,就相當佩服鄭海泉在職場上的「從一而終」。香樹輝略帶嘲諷的挖苦自己在香港銀行界成名更早,也被選入亞太區銀行名人錄,但屢次跳槽換工作,今日的成就反而遠遜於鄭海泉。

對鄭海泉而言,殘疾即便一開始是老天爺的無情磨難,而今卻因此歷練出生命的韌性,讓人生的阻力變助力。不過,他對這樣的助力所帶來的成功,低了頭搖手說:「殘疾不是福氣,不要過這種日子,很辛苦的。」


鄭海泉小檔案
出生:1948年
學歷:紐西蘭奧克蘭大學經濟碩士
經歷:恒生銀行副董事長兼行政總裁、行政局議員、滙豐銀行總經理及執行董事、恒生常務董事、立法局議員
現職:香港上海滙豐銀行主席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