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商業週刊常常談到這個議題,有關日本經濟學家松古明彥的著作《人口減少的經濟時代》

不管是日本、還是台灣等,人口減少、高齡化都儼然形成社會問題,因而有人開始怪罪經濟成長低是由於人口減少,消費因而降低,而我們最清楚的經濟成長率計算方法就是C+I+G+(X-M),其中的C正是所謂的民間消費。

這幾年又由於雙卡風暴、投資市場不甚穩定等因素,導致於民間消費更是萎縮,此其中必有相對關係,但是,這些因素並非只是在人口增加或人口減少的時候才會出現,畢竟這些因素和人口多寡不相關,松谷的書指出:「過去人口增加的時代,經濟不景氣多是因為需求下降,企業仍大量生產(因為認為人口持續增加),導至於供給過剩、庫存激增、資金週轉惡化等,企業自然跟者每下愈況,這畢竟是對於市場抱著過度樂觀以及未好好做好市場調查等相關原因才導致於如此。

然後由於現在又面臨到人口減少的時代,需求相對的減少更多,企業在面臨需求減少的狀況,產量更是需要因應環境作調整,然而松谷更是在書裡提出:「一般企業面對市場縮小,最常見的是縮減勞工薪資,進行自動化取代勞力,但勞工減薪使得其消費力跟著萎縮,企業產品也將無法賣出,最後仍是企業自食惡果。」這是非常重的一句話,以松谷所處的日本為例,日本對於自動化投資相當熱中,但是自動化投資所帶來的附加價值卻微乎其微,又據松谷的研究,日本的的資本邊際生產力從1980就開始直線下降,這代表著什麼呢?企業總是直追尋最低成本最低成本的策略去生產,但是卻忽略了人們的效用函數,今天不管成本多低,若消費者效用函數無法和你的生產預算線產生交點,交易就不會形成,這是最簡單的概念,但是卻常常被忽略。

因此,松谷提出,只有提升勞工的薪資,維持適當購買力,使產品不滯銷才有活路,我不是說完全贊成松谷的言論,但是松谷的說法不無他的道理,但是面對大環境下,松谷的理論太過於理想化,日本的產業型態我不是很熟悉,但就單以台灣為例,台灣的中小企業如此眾多,企業最一開始追求的就是利潤,勞工薪資不可能多高,相對的就不能達成松谷的理念,而今天松谷提出的提升勞工薪資,藉以增加消費來達成經濟成長,然而若以經濟學的角度來看,人是自私的、進而企業亦是自私的,故提升勞工薪資並不能保證勞工會去消費自家公司的的產品,這樣一來我們企業增加薪資又有什麼意義?這理論是屬相當理想型,畢竟要全部的企業都實施才會達到綜效之果,困難度相對的非常高。

若不談這理論,松谷主要的FOCUS在面臨人口減少的時代,與其鼓勵生育到不如因應人口減少,今天人民不想生絕對也不是單單不想生就不生,亦是和整體大環境下所造成的影響,有人提出這樣的一個問題「所得增加,人們卻越來越不想生孩子、養育孩子,孩子算是劣等財嗎?」,然而並不是單單從這方面來看,畢竟隨著環境的改變,養育小孩的費用相對提高,所以人們才越來越不願意養育小孩,但是小孩還是會隨著所得增加而增加,只是增加沒有以往那麼多。而政府鼓勵生育所祭出的配套措施,到不如想辦法因應人口減少,這是一種新的論點,而又要怎麼因應,亦是值得思考,而松谷的理想理論是否能實現,或許也得由時間來告訴答案。

全站熱搜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