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電視換照風波延燒不退,衍生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如何組成話題,在政壇持續發酵,國親等在野黨主張,由政黨比例組成NCC,親民黨團為推動NCC組織條例草案在立法院通過,不惜凍結新聞局預算案,國會政治惡鬥升高,在野黨團無理的杯葛,已令問題錯綜複雜,NCC是為閱聽人權益把關的機制,如果由政黨比例組成,政黨力量介入,無法保障閱聽人權益,只會更加傷害新聞自由而已。

美國等民主國家都有類似NCC的準司法權單位,以規範、輔導媒體,如美國的聯邦傳播委員會(FCC),要義是政府與政黨都退出媒體管理,由專家學者取代,未來我們要建立NCC的制度,就要全面性反對政治力介入媒體,包括政黨在內的勢力都應退出,因而依照政黨比例或政黨代表組成NCC的做法,與成立 NCC的原則背道而馳,也與黨政軍力量退出媒體的理想大相逕庭。

2003年修正廣電法時,明定在2004年底前成立NCC,可是在野黨持續進行議事杯葛,讓NCC破局,據傳連戰在國民黨中常會上說,立法院上會期未通過NCC組織法草案,是「很大的失算」,國民黨內已傳出年底全刪新聞局預算的聲音,可以看出掌握國會主導權的藍營,準備在NCC組織法草案一役上大作文章,表面上是批評政府「繼續操控媒體」,其實用意在於增加政府推動政策的困難度,讓行政部門在國會杯葛下,陷入空轉的命運。

NCC組織法草案卡在立法院,在國會具有主導權的在野黨,豈能沒有責任,怎會是連戰一句「這是很大的失算」就能掩飾過去。立法院法制、教育等四委員會既已聯席初審通過NCC組織法草案,如果不是因為泛藍立委砲火大開,全面杯葛國家總預算,也不至於讓NCC組織法草案無法過關,在野黨沒有反躬自省,反而升高政治鬥爭,無限上綱,準備全刪新聞局預算,可以看出掌握國會主導權的藍營,把NCC組織法草案,當做是政治鬥爭的工具,所標榜「捍衛自由」立場,只是做做樣子說好看的而已。

NCC組織法草案最大爭議點是NCC委員組成,國親主張依政黨比例推薦十一人,行政院堅持閣揆提名七人、經立法院同意後任命。經過多次朝野協商,都無共識,國民黨認為政黨比例組成NCC,是台灣目前最公平的方式,才能符合民意政治,也才能讓NCC成為獨立超然機關,避免政府操控。其實這是似是而非的說法,NCC機制的建立,是不讓政府插手媒體管理,既然反對政治力介入媒體,就要讓所有政黨或政治力量都退出,由專家學者做,如由政黨代表或依照政黨比例,政治勢力仍然介入其間,NCC成了政黨惡鬥的舞台,大大違背了NCC機制成立的宗旨,如此還要NCC做什麼?

新聞局依法主管衛星電視頻道換照審查,為了導正媒體亂象,針對七個電視頻道不予換照,雖符合社會大眾對媒體改造的期待,卻仍有媒體觀察家大失望,認為新聞局遷就現實,未做大刀闊斧的改革,尤其是對背離台灣主流民意的親中媒體動刀,並不符合社會的期待,但新聞局的節制低調,卻換來泛藍陣營的反彈,怪罪新聞局「鴨霸」,要以凍結新聞局預算來反制,這種是非不分的政治惡鬥,正是今天台灣社會無法健康發展的主因。

在野黨近來一再配合中國打壓台灣的做法,矮化台灣的主權地位,尤以去政府化至為明顯,如由省農會系統與中國磋商農產品登陸問題,即是作球給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之做法,連戰、宋楚瑜、江丙坤等人到中國私下簽署協議,都是去政府化的意圖,國民黨這次在NCC問題上大作文章,用意也是剝奪行政院的公權力,國民黨立委洪秀柱說,依照政黨比例並無不當,總比行政部門獨攬提名大權好,就是洩了自己的底,以國會打擊行政院的做法。

NCC的成立,應回歸專業來處理,該由社會各界推薦專家、學者人選,再由新聞相關領域的團體投票遴選出NCC的委員,而非採取政黨比例推薦產生,才能維持NCC的超然、獨立,避免政治干預新聞自由,也才能導正令閱聽人憂心忡忡的媒體亂象。

-----------------------------------------------------------------------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ation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簡稱NCC)成立宗旨在統整電信、廣電、網路三大領域,主要涉及三個中央主管機關的業務,包括交通部郵電司、電信總局及新聞局廣電處,涵蓋技術面與非技術面

換照釀風波 學界再籲「催生NCC」

有線電視換照爭議,讓各界再度關注「NCC國家傳播委員會」這個獨立超然的媒體管理機構。朝野政黨都互批對方阻擋NCC法案,究竟什麼是NCC,它有哪些功能?朝野為何爭執不下?來看我們的報導。

NCC是參考美國通訊傳播委員會而設置,透過任期制、合議制設計的獨立超然機關,錢是政府編列,人是由行政院長提名,經國會同意,讓國家最高的傳播管理機關免於政治力和商業機制的影響。

只是這法案學界推了9年,在立院歷經2個會期,卻還是無法完成三讀,在上個會期好不容易過了初審,卻還是卡在協商沒有定論。說穿了,藍綠都怕對方把政治力的黑手伸進NCC。

立院民進黨團幹事長賴清德:「民進黨推動可以說是不遺餘力,但是在野黨要求通訊傳播委員會的委員要由政黨比例,這不是比不是還糟糕啊!」

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曾永權:「政治朝野協商,在編制有4個月,9月下旬也就滿期了,我想再擋也擋不住!」


NCC的委員產生方式,藍綠爭執不下,如果新的會期協商還是無果,就只能等9月25日,過了協商期限交由院會表決,或許到時候難產的NCC就不再是只聞樓梯響。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