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總會太天真,總以為做了某些事情之後,就可以去證明些什麼。或者說,在還沒有做任何事之前,會天真的以為,做了這些事可以去證明些什麼。

很多人說,時間可以忘掉一切,我認為這種說法有時候也是天真的以為,時間有時越長,那是種更強烈的催化劑。有些人說,喝酒可以忘掉一切煩惱,我卻認為這也是天真的以為,因為酒醒了,發現除了頭有點痛,原來事情都還是存在。

很多人說,抽菸可以減輕壓力,但是我卻認為這也是天真的以為,因為一點都沒有樂趣;有些人說,旅遊可以放鬆心情、忘卻一切,我卻認為這仍是天真的以為,因為我原以為很多事都能夠忘記,才發現,都還是清楚的記著,並且感受似乎更深。

很深。

原本以為做了某些事情,可以去證明些什麼,原來這仍是天真的以為,因為似乎常常都不能去證明些什麼,就好像存在著就是存在著,並非去做些什麼就能輕易抹去。或許應該換個角度去思考,並非是能去證明什麼,而是想去證明什麼,只是,在沒有有力的佐證下,都是天真的以為。

都只是天真的以為。

天真的...以為。


                      Goris

    全站熱搜

    Go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